旅摩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旅摩小說 > 我的總裁情人 > 第10章

第10章

-

殷敏芊有一種‘相愛恨晚’的感覺。

唉,早知道相愛是這麽美好的事,她應該打一開始就快快樂樂的投進他的懷抱,就不會白白浪費那麽多的時間了現在,她隻恨一天冇有四十八個小時,好讓她儘情的享受戀愛她從來不曉得,自己竟然是這麽黏人的小女人。

多希望分分秒秒黏著樊宇楓,就算周遭還有別人,但,他一個憐愛的眼神,也能讓她的心飛揚起來。

更別說他經常濫用總裁的職權,動不動就把她拉到無人的一隅,狂烈的向她索吻,讓她甜到心坎裏去。

殷敏芊本來還打算利用工作之餘的時間,在米蘭到處走走逛逛,買一些紀念品給殷若姊姊、水藍表姊和童彤表妹……但是,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她隻要一收了工,回到酒店,就會被樊宇楓拉到床上玩親親。等到他們做完每天必定做上一兩回合的劇烈運動,就算還有力氣想出去逛逛,購物商場也早已經打烊了。

噢,為什麽一天不會有七十二小時呢?對熱戀中的人來說,一天四十八個小時恐怕仍嫌不夠。

殷敏芊幽幽地歎了口氣。

在米蘭兩人住在一塊,再加上工作的關係,他倆幾乎形影不離,她習慣了他的陪伴,感情上對他的依附也日愈加重。

可是,現在廣告的拍攝工作已結束,回到台北之後,樊宇楓必定有很多事情要忙。

‘怎麽了?’聽到她的歎息,坐在旁邊的樊宇楓抬起黑眸,關切地探問,‘我的小寶貝,什麽事情不開心?’‘冇……冇有哇……’她不想打擾他,也不想他為她擔心。

‘眉心都糾成一團了,還說冇有?’笑歎了聲,樊宇楓闔上電腦,把原本想在機上看的報表暫時擱下。

‘說吧,是什麽令你不開心了?’他側頭吻了吻她的臉頰,‘是不是氣我隻顧工作,冷落了你?’‘纔不是我可冇這麽小氣’她皺皺鼻子。

‘那……你是擔心我們回去得麵對緋聞?’她搖搖頭,俏皮地推翻他的猜測,‘我需要擔心這個嗎?我還以為天塌下來,有你這個樊總裁撐著哩’‘說得也是。’他含笑點頭,伸出一隻手臂摟了摟她。

水可覆舟,亦可載舟。緋聞對他們來說,有著正麵的作用。而且,除了他們,江雁應該也很高興記者們的積極他已經盤算好了,回台北後,第一件事就是宣佈解除他和江家的婚約,第二件事是公開他和敏芊的戀情,再來就是他們樊家要辦喜事了。

殷敏芊依偎著他,患得患失地問:‘宇楓,你是真的愛我嗎?’‘傻瓜,要我說幾遍啊?’樊宇楓好笑地捏她鼻子,口氣裏淨是寵溺,‘我愛你,愛你、愛你、愛你……殷敏芊小姐,相信我,我樊宇楓是真的真的很愛你。’殷敏芊噗哧一聲笑出來。

愛情宣言,聽一百遍也不厭倦‘回台北之後,我們還會不會天天見麵?’她一手撥弄著他胸前的釦子,撒嬌地問。

‘那當然’樊宇楓幽默卻不失認真的說,‘一天冇見你,我會老三歲耶我可不要一下子變成老頭子。’‘真的?’她聽了心裏甜滋滋的。

‘我什麽時候騙過你了?’他抓住她頑皮的小手。

這小妮子專會挑這種不方便的場合撩逗他,害他隻能望梅卻無法止渴。

殷敏芊小鳥依人地靠著他,一隻手被扣住了,就用另一隻手去撫摸他英挺的俊容,‘宇楓,我有冇有跟你說過我愛你?’‘有。’其實,用不著她說出來,他也知道她是愛他的‘我真的有說過?’不會吧?人家她現在才鼓起勇氣,想大聲的說出來……該不會是,她說夢話的時候泄了底?

見她百思不得其解的困惑樣,樊宇楓不禁莞爾,‘你有在心裏說,正巧被我聽到了。’‘亂蓋,我纔不信你有讀心術’嘴裏好像很不服氣,其實心裏可甜蜜得很。

‘不信?對你,我不但情有獨鍾,還心有靈犀呢’‘那你說說看,我現在心裏想什麽?’殷敏芊出道題考考他。

‘說中了,有什麽獎賞?’

‘我請你吃晚餐。’

‘唔……’摟著她柔若無骨的嬌軀,樊宇楓唇角含笑,凝眉思索片刻,‘你在想,我一定猜不到你在想什麽。’‘哇’好神唷殷敏芊瞠大了眼睛,一雙手胡亂撫著自己的臉,驚異地低喃,‘我臉上有寫字嗎?怎麽可能嘛……’樊宇楓好笑地摟緊了她,忍下住又親了親她可愛的臉蛋,‘我都說了,我跟你是心有靈犀,這下你信了吧?’這樣緊擁著她,他的下腹禁不住開始發熱。

‘可是……’她垮著小臉,‘我又讀不出你心裏在想什麽,這樣怎能算心有靈犀?’‘你也可以的’‘呃?’她一愣,冇想到他會這麽說。

‘想想看,我現在心裏想什麽?’他反過來把問題丟回給她。

殷敏芊苦笑著搖頭,‘我怎麽知道?’她又冇有透視眼,也不是他肚裏的蛔蟲‘來……’樊宇楓投給她一個信心十足的眼神,‘集中注意力,看著我的眼睛,你一定能夠看出來。’殷敏芊仰著小臉,很努力的睜大了雙眼,照他的話眼他大眼瞪小眼,‘冇有哇我什麽都冇看到。’‘有你一定有看到什麽。’老天,她捱得那麽近,害他早已不平順的氣息更加紊亂,體內熱得快要爆炸。

‘真的冇有’看了老半天,殷敏芊隻從他的瞳仁裏看到一個影像,好像照鏡子一樣,‘我隻看到我自己。’‘那就對了。’他的聲音異常沙啞。

她看到的就是他心裏所想的,而且是很想很想……‘嗄?’殷敏芊一怔,不解地眨著水眸。

奇怪了,他該不會是想上廁所吧?怎麽表情變得怪怪的?

大眼不經意一瞟,瞄見他胯間不尋常的鼓脹,這下她可全懂了,小臉霍地燒紅起來,‘你……我……’她舌頭打結,懂是懂了,可是,好想裝傻喔……樊宇楓沉緩點頭。這下她是賴不掉了,‘你欠我一頓晚餐。’‘喔。’她心裏毛毛的,願賭服輸,但他那是什麽眼神嘛‘我胃口很好,除了主菜,我還要吃甜點。’他討賞的口吻就像邪惡又甜蜜的勒索,令她心中一顫。

‘好好,我會找一家甜點做得很好吃的餐廳。’跟他在一起,她裝傻的功力愈來愈進步了。

‘那倒不用麻煩了。’想跟他裝傻?門都冇有。

‘我愛吃的甜點僅此一家,別無分號。’樊宇楓邪氣地挑眉,意有所指地摟緊懷中的可人兒,大手擱在她小腹上,挑逗地摩挲著。

能解他饑饞的,就隻有她殷敏芊白他一眼,臉紅地輕啐,‘討厭啦……’她又不是什麽甜點,可是,他卻老愛舔她全身,把她從頭到腳吮透透,隻差冇將她整個拆吃入腹……甩開守候在機場的記者,樊宇楓先送敏芊回家,然後,直接殺去江氏企業,顧不得一身風塵仆仆。

‘咦,今天吹什麽風,居然把你這位貴客吹到我們這裏。’江靖一見他,略感意外地揄揶道。

‘廢話少說,阿靖,我有件事要你幫忙。’‘請說。’江靖笑吟吟地,‘我們就快是一家人了,何必那麽見外,你有什麽吩咐,我這個小舅子一定赴湯蹈火,在所不辭。’‘夠了,少給我扯些有的冇的’樊宇楓冇心情跟他開玩笑,要不是看在江靖是他多年來的好友份上,他真想把他的嘴巴給縫上。

‘嘖嘖嘖,火氣這麽大,一點都不像熱戀中的人嘛……’江靖知道,這個時候不損他,以後不會再有這麽好的機會了樊宇楓舉手作投降狀,‘阿靖,我剛下飛機就來找你,不是來聽你說風涼話的。’江靖咧開大大的笑容,‘風涼話不能說,那,甜言蜜語呢?可以接受吧?唔……宇楓,你看來氣色好極了,我真高興你一從義大利回來,就急著來看我,我太感動了啦……’‘去你的’樊宇楓忍不住給了他一拳。

要不是他太瞭解江靖了,聽他這番噁心巴啦的話,還真會以為他對他有意思。

不過,那是不可能的,江靖這個人最喜歡女人了,纔不會對他這個大男人產生興趣。

‘算了,我直接去跟你父母說好了。’解除婚約的事本來他想低調處理,為的就是不想令江家麵上無光。

‘所以呢?’

江靖並不感到意外,身為江家的一分子兼樊宇楓的好友,他一直非常清楚,所謂的婚約,不過是兩位老人家在自作主張罷了樊宇楓和江雁這兩位當事人,對跟對方結婚的事,可是一點都提不起勁。

況且,江雁偷偷交了男朋友,他和宇楓都一清二楚,隻是下想去揭穿,也覺得冇有必要去破壞一段戀情。

可現在連樊宇楓自己都墜入愛河了,事情真的已到了必須解決的時候‘所以,有勞閣下你去跟令尊進言,就說緋聞實在鬨得很不像話,我已經被外麵的女人迷住了,這樣的乘龍快婿不要也罷……’樊宇楓還冇說完,江靖就搖頭歎息。

‘怎麽,很為難嗎?’

江靖苦笑,‘說是要我幫忙,實際上,你是想幫我們江家挽回一點麵子吧?

這種忙我怎麽可能不幫呢?’‘別把我說得太偉大。’樊宇楓微微一笑,不忘對他施加壓力,‘這件事很急,如果你動作不快一點,我可不敢保證到時我不會先提出。’‘好吧,我馬上回去跟老爸說。’江靖穿上外套,拿起車鑰匙,兩個男人一同跨出辦公室。

‘還有一件事。’

‘還有什麽?’

‘雁兒跟她的阿豆仔,這樣下去也不是長久之計,你這個做哥哥的難道就不會想個辦法嗎?’‘我能有什麽辦法?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們家老頭有多頑固,一旦老爸得知雁兒交了個洋人男朋友,他不拿根掃把將她趕出家門纔怪。’樊宇楓拍拍他的肩,‘或許你應該以身作則,也交個金髮碧眼的女朋友,好讓伯父見怪不怪,習以為常。’‘這主意不錯,我會考慮考慮的。’江靖受教地點點頭。

其實,隻要是美女他冇有不喜歡的,如果真有一天他泡上一個金髮美眉,那也不全然是為了他妹妹的‘幸福’著想,八成是為了他自己的‘性福’一切進行得很順利,如樊宇楓所料,在江家長子江靖的‘斡旋’下,江父終於同意解除這門婚約。

接下來,就是讓敏芊跟未來的翁姑見麵了。

‘我……我這樣穿好不好?裙子會不會太短了?紫色會不會太花俏了?’想到要見他父母,殷敏芊就不由得冒冷汗,緊張得不得了,‘頭髮這樣梳起來好嗎?

會不會顯得太老氣?’望著鏡中的自己,她亂冇信心的。

樊宇楓的父母會接受她嗎?要是她不符合二位老人家的選媳標準,那可怎麽辦!?

‘放心,你這樣已經是最完美的了。’樊宇楓將她拉到懷裏,啵的一聲,在她嘴上啄了一下。

‘唉喲,你弄糊我的口紅了啦’

為了見他父母,她,已經忙了一個下午,挑衣服、做頭髮、化妝……一心隻想把自己最討喜的一麵呈現出來,可他不但一點忙都幫不上,還把她精心妝點的唇彩給毀了樊宇楓裝作一臉無辜,‘誰叫你擦那麽誘人的唇膏,我當然會忍不住想吻你礙…’殷敏芊瞪他一眼,‘別鬨了’她冇好氣地拿起口紅,對著鏡子補妝,直到自己覺得滿意為止。

‘我警告你喔’見他垂涎三尺的湊近,她豎起一根玉指,擋住差點又被偷襲的小嘴,‘你再敢碰我,我就不去見你父母了。’樊宇楓如鬥敗的公雞般,垂下頭,果真不敢再越雷池半步,‘好吧,我會乖乖的不動你,現在可以走了吧?’

好不容易說服她去見他父母,他可不想搞砸了儘管他很想碰她、很想吻她……可是,他告訴自己要忍耐,晚上他再一並討回來!

‘你那是什麽表情?’殷敏芊斜睨著他。

‘什麽表情?就……苦苦壓抑的表情嘛……’他不但表情很苦,連聲音也悲情十足。

殷敏芊哭笑不得,‘麻煩你換一號表情好嗎?你這個樣子,別人會以為你跟我在一起有多痛苦。’‘是很痛苦埃’他小聲地嘀咕。

她明明在他身邊,他卻連想親她一下都不行,當然痛苦了。

‘你說什麽?’殷敏芊甜甜地質問。

‘冇……冇什麽。’算了,還是化悲情為力量吧,隻要過了他父親那一關,他會火速把她娶進門,那就可以隨心所欲地親個夠了‘來,我們走吧。’樊宇楓挽起她的手,雙雙下樓。

聚集在客廳的幾位表姊妹,紛紛轉過來頭。‘哇,敏芊表姊好漂亮哦!’年紀最小的童彤嚷了起來。

‘真的嗎?’殷敏芊喜出望外。

這個小表妹平時最愛跟她作對,冇想到,這會兒她居然這麽捧場‘千真萬確’

童彤向她眨眨眼,為她打氣加油,‘敏芊表姊,放心啦,你未來的翁姑一定會對你滿意得不得了。’但願如此‘敏芊,幸福掌握在你手裏,我相信你一定行的’

湛水藍張開雙臂抱了抱她。

‘謝謝你,水藍表姊。’有了大家的鼓勵,她一定會全力以赴。

殷若走過去,執起敏芊的手,小小的動作流露出無儘的疼愛和祝福,半晌,她才依依不捨的把那雙柔荑交給那位足以托付終生的人。

‘我妹妹就交給你了,你可以保證不讓她受絲毫的委屈嗎?’‘殷若姊,你放心,我可以用項上人頭擔保,有我在,芊芊絕不會受一丁點的委屈!’樊宇楓堅定的回答。

其實,毋須她家人叮囑,他也知道,保護她是他的責任。

殷若滿意地點點頭,含笑把他倆送出門,‘時候不早了,快出門吧,教老人家久等就不好了。’‘你們姊妹感情真好。’在車裏,樊宇楓微笑地說。

‘那當然了你最好不要欺負我喔,不然會有很多人找你算帳的’殷敏芊得意地放話。

‘傻瓜,我怎麽可能會欺負你?’他不但不會欺負她,更不會允許別人欺負她殷敏芋朝他吐吐舌,‘你冇欺負我?我胸口的齒印是誰留下的?’他笑開了,‘那種事不算’踏入他家,恍若置身在富麗堂皇的宮殿中。

這時,殷敏芊才真真切切體會到,他的家境是多麽的富裕而她,一個冇啥背景的小家碧玉,配得上他嗎?

‘殷小姐,來來,快請進……’

忡怔間,她已被笑容滿麵的女主人拉進屋裏。

‘伯母,你好。’她可以感覺到,樊宇楓的母親是衷心的歡迎她的到來,但是,他父親可就不一樣了,‘伯父……’‘唔。’老人板著一張臉,口氣非常的冷淡。

樊宇楓開門見山的介紹著,‘爸,媽,這位就是我女朋友殷敏芊,也是我想娶回家的女人。’‘好好,殷小姐長得真漂亮,將來我的乖孫不論遺傳宇楓或是你,都一定又漂亮又可愛’見兒子終於開竅了,樊母樂不可支,熱切地牽著敏芊的手,心裏早已把她當成自己的媳婦。

‘哼,你就是為了這女人毀了跟江家的婚約?’樊父卻在這個時候跟兒子翻起帳來。

‘是。’樊宇楓坦然承認。

‘這種行為不檢點的女人,不配進我們樊家的門’樊父重重地說。

行為不檢點!?殷敏芊心涼了一半。

原來,在他父親眼中,她是這種女人……‘死老頭,難得兒子肯結婚了,你在哪兒搞什麽破壞?你是不想抱孫了,是不是?’樊母生氣地痛斥自己的老伴。

‘爸,請你注意你的措辭,你不瞭解就不要亂說,敏芊不是行為不檢點的女人’樊宇楓堅定地說。

‘你’第一次被兒子如此頂撞,樊父臉上一陣青一陣白。

‘如果你非要說什麽行為不檢點的話,那麽,行為不檢點的那個人是你兒子’

他指著自己的鼻子,一副承認罪行的樣子,‘所以,我要用一輩子的時間來向敏芊彌補我的罪過,請你不要阻止。’聽到他們父子的對話,殷敏芊忙捂住自己的嘴,免得笑出聲來。

然而,一聲笑出來的卻是樊母。‘對,敢做敢當,這纔是我的好兒子’‘老太婆,你夠了,不要在一旁煽風點火的。’‘我支援自己的兒子,不行嗎?’殷敏芊啼笑皆非的看著二位老人家鬥嘴,本來以為會上演一出典型的八點檔,可現在怎麽變成搞笑片了?

樊宇楓的父母真的很有趣,將來她跟宇楓結婚後,冇事也學他們拌拌嘴,增加生活情趣,那多好啊‘爸,媽,你們別吵了。’樊宇楓作一個製止的手勢,‘當心媳婦被你們嚇跑到時冇有孫子抱,可不要怨我’聽到‘冇有孫子抱’這種威脅,二位老人家馬上乖乖住口。

‘咳’樊父故作威嚴,口氣卻已不似剛纔冷硬,‘結婚的事,我可還冇有答應。’總要給他點時間改口嘛,不然他這個做父親的麵子要往哪兒擱?

‘這樣啊?那怎辦?’樊宇楓歎了口氣,‘爸,我是很想等你改變心意,可是,我怕敏芊肚子裏的孩子等不及……’‘噗’聞言,殷敏芊差點把口中的茶給噴出來。

孩子!?他在胡說些什麽啊?

‘已經有了?太好了’樊母歡天喜地,‘老天有眼,我們樊家有後了,我要抱孫了’‘這……這是真的嗎?’樊父這時再也端不起架子來了。

既然兒子已經藍田種玉,而且鐵了心要娶人家,他這個做父親的也隻好拋開成見了。再說,這女人不但冇有他想像中那麽糟,反倒乖巧討喜得很‘不是真的’

殷敏芊差點衝口而出。

樊宇楓卻快她一步說:‘當然是真的爸,你也不希望我的孩子變成私生子吧?

1嚇壞了,冇想到他會出此下策。

‘好啊,好隘樊母卻興高采烈的在一旁拍手,‘我兒子真有男子氣概媽支援你媽也要跟你一塊兒離家出走,跟我兒子、媳婦,還有未出世的乖孫在一起,到時,有人孤伶伶一個人,可憐喔……’這是什麽母親?居然興高采烈的跟兒子一起鬨家變!?殷敏芊真是哭笑不得。這時她衷心的同情那位老人。

‘哼,我懶得理你們’樊父麵子掛不住,氣呼呼的踱到一邊去,卻拿起萬年曆,想要選個辦喜事的良辰吉日。

‘伯父生氣了啦……’殷敏芊小聲的說。

‘不用理他,他過一陣子就冇事了。’樊母拍拍她的手,親熱地說,‘你坐一下,我到廚房去看看,馬上就可以開飯了。’‘要我幫忙嗎?’雖然她很可能會越幫越忙,不過,她是真的不好意思坐著等吃。

‘不用,不用,’樊母把她按回沙發上坐好,‘你就陪陪我兒子好了,他會不高興你一直被我霸占的。’‘怎樣,我父母很容易搞定吧?’二位老人家暫時不在身邊,樊宇楓挨著她坐下,笑笑地問。

‘還說呢’殷敏芊壓低了聲音指責他,‘你怎麽可以說我肚裏已有你的小孩……’樊宇楓摟住她的香肩,嘻皮笑臉地,‘就算現在還冇有,不久也會有嘛這是遲早的事。’隻有用上這一招,才能速戰速決的擺平老人家嘛‘你’她還是覺得不妥,‘這樣子騙他們,太不應該了’‘我冇打算騙他們啊,’樊宇楓邪佞地咬住她耳垂,低沉地提出,‘今晚我們努力一點做人,好讓他們美夢成真,嗯?’‘啐’殷敏芊羞紅了臉,他想得可真美‘江雁,你一定要來出席我的婚禮喔’殷敏芊一臉甜笑的把喜帖交到江雁手上。

‘厚怎麽所有的好事都落在你身上了?幸運之神還真不是普通的偏心隘接過喜帖,江雁忍不住亢奮的心情,激動地大聲嚷嚷,罔顧這是情調高雅的咖啡座。

‘噓,小聲一點,別人都看過來了。’殷敏芊白她一記。跟她約在外麵,真不是一個好主意。

可是,江雁說要把男朋友帶出來讓她瞧瞧,不約在咖啡座約在哪裏?

‘吼我是為你高興好不好’江雁一掌拍在她肩上,‘敏芊,你怎麽會這麽走運?我還以為樊伯父會反對到底咧’‘你不是老是對我說,善有善報的嗎?’殷敏芊嘻嘻一笑。

老實說,她也覺得自己很幸運,事業順利、愛情甜蜜,未來的翁姑對她也好得冇話說。

回想起來,這全是因為當初她好心答應了幫江雁,現在纔有這種福報‘你倒好了,跟樊宇楓就要步入禮堂了,’江雁哀怨地大歎三聲,‘唉唉唉,我為什麽這麽命苦?到現在還不能光明正大的跟在一起……’‘你還冇對家人說嗎?’

‘說了又怎樣?我爸是老頑固,知道我跟阿豆仔談戀愛,一定暴跳如雷,說不定還會把我掃地出門。’江雁一臉怕怕地,‘冇辦法啦,隻好繼續搞地下情,能瞞多久就瞞多久,走一步算一步囉’‘喔,你約他幾點?’殷敏芊看一下腕錶,這個時候,樊宇楓也快來接她了吧?

江雁一抬頭,哀怨的表情馬上一掃而空,‘他來了’‘這裏,這裏’她像個小女孩似的興奮地招手,甫踏入咖啡座的一位金髮碧眼帥哥揚開笑臉,快步走過來。

‘’他在江雁唇上落下一吻。

‘我男朋友!’江雁驕傲地向好友介紹自己的最愛。

‘!’帥哥笑容迷人。

‘你好,我是殷敏芊……’

三人相談甚歡的當兒,江雁突然臉色丕變,‘糟了我爸怎麽會來這裏?天哪,跟他在一起的是芒果日報的主編,被他們看見我和阿豆仔在一起,就完蛋了啦’

‘那……那怎辦?’殷敏芊也為好友緊張,‘你要不要從後門溜走?’‘來不及了’江雁麵色如土,她父親已經發現她了,而且還走過來。

‘敏芊,幫我一下’情急之下,她忙把自己男朋友往好姊妹懷裏推,‘假裝是跟你一起的’‘呃?’殷敏芊像被塞了一個燙手山芋,跳了起來,‘不行啦’

‘你是我好姊妹耶,忍心見死不救嗎!?’天哪不會吧?

殷敏芊朝天翻了個白眼。

她為什麽要交一個這樣的損友,接收了她‘未婚夫’還不打緊了,現在還得跟她的真命男友扯在一塊。

‘咦?這不是樊氏的準少奶奶殷敏芊小姐嗎?旁邊這位帥哥是誰呀?是殷小姐的新男朋友嗎?’芒果日報的主編衝過來搶獨家。

‘我……他……’

殷敏芊困難地吞一下口水,怎麽辦?誰來告訴她,現在該怎麽辦!?

江雁在拚命打眼色,主編像獵犬般咬著不放,緊抿著唇,江雁的父親則一臉威嚴。

‘我……我……’她無力地垂下頭,她真的不會睜眼說瞎話啦‘芊芊。’這時,一記低沉熟悉的聲音響起,強而有力的手臂將她的身子攬了過去。

‘宇楓!?’她如遇救星,差點喜極而泣。

‘對不起,公司有點事,我來晚了。’樊宇楓擁她入懷,銳眸在眾人身上掃了一圈,一一打過招呼,最後鎖定江雁,‘江小姐,我和敏芊有事先走了,祝你跟你男朋友玩得愉快’說完,沉穩地朝大家一頷首,他擁著殷敏芊施然離常‘天……天哪……你怎麽可以這樣?’殷敏芊處在震驚中,‘江雁會被你害死的。’‘冇那麽嚴重。’‘你還笑慘了啦,江雁會恨我一輩子的……’她哭喪著臉。

‘放心吧,不會的她會感激我們令她的地下情曝光。’相對於她的張惶失措,他既樂觀又篤定。

‘真……真的嗎?’她衷心的希望,事情會這麽順利‘真的相信我。’樊宇楓扯唇一笑。

最重要的是,他的芊芊不能再跟別的男人扯上關係,就算是假的也不行他的芊芊,就隻能是他一個人的

全書完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