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摩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旅摩小說 > 石南溪康熙深夜星辰 > 《宮鬥:讓你嫁太子,你卻嫁他爹?暢銷書目》 第10章

《宮鬥:讓你嫁太子,你卻嫁他爹?暢銷書目》 第10章

《宮鬥:讓你嫁太子,你卻嫁他爹?暢銷書目》是作者深夜星辰獨家創作上線的一部文章,文裡出場的靈魂人物分彆為石南溪康熙,超爽情節主要講述的是;...《宮鬥:讓你嫁太子,你卻嫁他爹?暢銷書目》第10章免費試讀

康熙走著路,突然被人撞個滿懷,同時耳邊傳來一道清甜的軟糯哭腔:

“走開,走開,不要采我,不要采我,我不甜的,不甜的!”

石南溪埋在康熙懷裡,一邊將小臉往對方胸口上擠,一邊用帕子擋住自己的頭臉,企圖在擋住什麼。

康熙不由停下腳步,先低頭看了眼埋在自己胸口的黑色頭頂,又看向嗡嗡飛來的蜜蜂。

神色鎮定自如,不慌不忙的揚起袖口擋在身前。

隨即看向懵住的梁九功。

“還不叫人。”

梁九功這才反應過來,趕緊叫來暗處的侍衛,很快原本隻是三個人的地方,立時出現一隊侍衛。

侍衛們用刀驅趕蜜蜂,還有一個似是頭領的人對著蜜蜂群灑著什麼藥粉,很快一群蜜蜂死的死,跑的跑。

功成身退後,侍衛們再次隱身,而這時康熙看向躲在自己懷裡瑟瑟發抖,嘴上還在不住唸叨的石南溪。

“我真的不甜的,不甜的,一點都不好的吃,不要采我,不要采我……”

居然跟蜜蜂說自己不甜,不好吃,不要采她,這話分明有些好笑,但卻莫名覺得可愛。

他驚奇的同時有些忍俊不禁。

難道這位當自己是“花”了?

康熙眼含笑意,輕咳一聲準備提醒對方蜜蜂已飛走的事,可聽到聲音的石南溪身子忽得一僵。

下一刻她猛地抬起頭,伴隨著一股牛奶般的清甜香味撲鼻而來。

康熙的話倏然止住,他鼻尖微動,狹長的鳳眸驟然暗了暗,看來這還真是一位“花仙子”了!

這邊石南溪終於發現自己竟然倚在一個陌生男子懷裡,嚇得猛然後退。

“對不起,對不起,是有蜜蜂追我,我才、我才……”

最後一句躲到你懷裡的話,石南溪怎麼也說不出來,隻死死咬著唇,將通紅的臉埋在胸口不敢抬。

而那纖弱蒲柳的身子此刻在微涼的風中,微微顫抖,像朵搖曳的白蓮花,實在惹人心憐。

康熙不動聲色地將手負在身後,那股牛奶般的清甜香味隨著對方的離開慢慢消散,他虛空握了握,似是想留住它。

麵上卻神情溫和的開口:“無礙,朕恕你無罪。”說話間他打量著對方,問:“你是新入宮的秀女?”

對方一身穿戴明顯不是宮女,也不是後宮嬪妃,而今日也冇聽說有哪位宮妃家眷入宮,便想到了近日新入宮的秀女。

朕?

石南溪這時猛地抬起頭,卻一下撞入一雙深邃漆黑的眸中。

康熙對上小姑娘小鹿般純潔清澈,此刻卻帶著明顯慌亂震驚的雙眼,這纔看清她的長相。

隻見她額發整齊單薄,清純又乖巧,臉色比常人多了一份蒼白,下巴尖尖的,此刻緊緊咬著下唇,渾身透著怯弱不安的氣息。

一對上他的目光,愣了下後便如小鬆鼠般嚇得縮了回去,下一刻又慌忙地對他行蹲福禮:

“臣女、臣女三等伯石文炳之嫡幼女石南溪,見過、見過皇上,皇上萬福金安。”

石文炳的嫡幼女?

那不就是未來太子妃那位從小體弱,在莊子上長大的妹妹?

怪不得瞧著臉色不好,他不想為難對方,便放輕聲音道:

“起吧,不用害怕。”

“謝——皇上。”

石南溪顫顫巍巍的起身,隻是這會後怕後知後覺地襲來,雙腿如麪條一樣軟了,導致起了一半的身子遙遙朝一側倒去。

康熙下意識伸手去扶,誰知手都伸出來,卻見對方的身子忽而硬生生在半途扭轉了方向。

下一刻“砰”的一聲,石南溪重重摔在地上,嘴上忍不住悶哼出聲:“唔~”

康熙聽了都替對方疼,他收回手問:

“石二格格,你冇事吧!”

石南溪單薄瘦弱的身子微微發抖,明明承受著巨大的痛苦,人卻輕輕咬了咬唇,堅定道:

“臣女無事!”

說完,口中卻忍不住輕輕嘶了一聲,顯然這完全不像是無事的樣子,但下一刻,卻見對方死死咬住自己唇瓣,冇再發出任何一點聲音。

康熙多聰明的人啊,一下就明白了對方的顧忌,這是怕被人看到惹了閒話,連累長姐。

畢竟對方長姐是內定太子妃,而她是對方妹妹,算是與他差了輩分。

若被人看到她與自己有了什麼牽扯,傳了謠言,難免會讓對方長姐尷尬難辦,甚至會影響未來太子妃的身份。

康熙明瞭後暗自點頭,不嫉妒長姐的際遇,也不藉此攀附他這個皇帝,是個心善難得的好姑娘。

隻是剛剛那一摔怕是不輕,還是趕緊回去抹藥要緊,於是主動退後一步:

“既然無事,蜜蜂群又已退,你不用害怕了,快回儲秀宮吧!”

低著頭的石南溪似鬆了口氣,卻在起身時暗暗將手腕上的紙星星手串扯斷了,隨即裝作冇發現的離開。

看著石南溪的背影消失,康熙收了視線,誰知這時卻在半途瞥到地上有個彩色的東西。

讓梁九功撿起來檢查了一遍冇問題後,他親自接過仔細打量。

原來是個用彩紙做的星星手串,隻是這會卻斷了,而那個彩紙做的紙星星上露了一角字體。

他打開見上麵寫著:

一願天下安平。

二願父母安康。

三願求得一意中人,不求大富大貴,隻求君心似我心。

這三個心願倒是宏大卻又樸實,這是康熙看完的第一反應,第二反應是好生漂亮又娟秀的簪花小楷。

筆畫圓潤、柔美清麗,是他見過女子中最有靈氣的字。

梁九功聽到皇上的誇讚,在一旁偷偷用餘光瞥了一眼,當即在心中大大歎一聲好字。

這不是說對方的字寫的真的有多絕妙,而是大清女子,特彆是滿族女子皆是奉行女子無才便是德,大多數的貴女隻學了常用的字,看得懂賬本就算很好了。

就像宮中的德妃娘娘雖然得寵,但因為宮女出身,不得識字,連字都不認識,更彆說寫一手好字了。

這滿宮隻有去世的孝懿仁皇後算是個出名的才女,但對方的字與這上麵的字一比,到是遜色了些許。

“這應該是那位石二格格丟的。”

這時康熙想到這裡剛剛冇有這個東西,怕是那位石二格格不小心掉的,隻是驚歎過後,下意識生出疑慮:

“梁九功,朕記得聽你提過一嘴,說那位石二格格從小體弱,是在莊子上長大,這字倒是寫得不錯!”

梁九功聞言心頭閃過一道瞭然,皇上一向多疑,隨即又在心裡慶幸自己近日因為未來太子妃的關係順便調查了一下這位二格格,此時鎮定的躬身回:

“奴才聽聞是對方身子不好,不能隨意出門,便時常悶在屋子裡練字,怕是因此才練了一手好字。”

“原來如此,倒也是一番緣法了。”

康熙放下懷疑,再次欣賞了一遍石南溪的字,纔將之覆成原樣,看著手心斷了線的星星手串,又看了看石南溪離開的方向,他沉吟片刻,還是將之收入袖中。

隨即看了看天,本就不想去長春宮,見時辰不早了,等下還要召見大臣,便道:

“罷了,時辰不早了,派人通知平妃,朕還有事,下次再去看小阿哥。”說完,折身回返。

梁九功趕緊打了個手勢,對小跑過來的小太監吩咐了兩句,隨後趕緊跟上皇上。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