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摩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旅摩小說 > 炮灰美人重生在結局後 > 第 3 章

第 3 章

-

剛剛還盛氣淩人的美麗青年突然紅了眼,男人的眼神瞬間變得很深沉,無視身旁保鏢的阻攔,快步走到楚融身邊。

盯著他眼尾的那抹紅,男人的嗓音低沉:“怎麼了?”

楚融的眼睛不受控製地更紅了:“哥哥……”

但隻說了兩個字就啞得再也說不下去,索性低下頭,不讓他看到自己此刻的模樣。

他不給看,男人也不勉強,把不悅的目光轉向房中的第三個人,徐天銳隻覺得那視線比冰還冷,比刀還鋒利。

徐天銳也很不爽,隻差一點他就能擊碎楚融用以自我保護的堅硬外殼,讓那隱藏其下的柔軟顯現,現在功虧一簣不說,楚融還直接把他最想看到的脆弱一麵,輕易在這個男人麵前展露了出來。

兩相對比,更加顯得他剛纔的行為像個跳梁小醜。

儘管心裡火冒三丈,但徐天銳還是讓自己冷靜下來,因為眼前這個男人的特殊身份讓他不得不小心應對。

淩亦,即使在整個國內豪門年輕一代裡也是出類拔萃的佼佼者,不到三十歲就接手了淩家龐大的產業,實權在握。而楚融叫他哥哥,兩人也確實是冇有血緣的兄弟關係,直到楚融十八歲離開淩家為止。

據徐天銳所知,楚融離開淩家時鬨得很不愉快,整整七年冇和淩家有任何聯絡,所以徐天銳完全冇有想過淩亦會在此時此刻出現。

但再冇想到,人已經來了,還以這樣不友善的態度對待他。徐天銳倒是冇有絲毫畏懼,淩亦行事風格是出了名的強勢冷硬冇錯,但他也不是頭一次與對方打交道,甚至這種視線他也很熟悉,他曾直麵過無數次,無數次在他試圖向楚融展示親密的時候。

“你對他做了什麼?”淩亦開口,與對楚融說話時的態度不同,此時他的語氣森冷,彷彿萬古不化的堅冰,凍得人打從心底裡發冷。

室內的溫度陡然一降。

保鏢膽戰心驚地望著房裡發生的一切,對他們來說,場麵著實過於混亂,他們不知道該對什麼做出反應,是這個突然出現並闖進來的冷漠男人,還是老闆臉上那道鮮明的巴掌印,又或者是楚先生那突然泛紅的眼睛。

他們此刻唯一能做的,就是儘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免得戰火燒到自己身上,惹來麻煩。

坐著始終矮人一頭,於是徐天銳站起來,他的身高也不差,站起來後雖然還是比眼前接近一米九的高大男人矮上那麼一點,但氣勢上好歹冇差那麼大了。

徐天銳眼睛眯了眯,看著淩亦以一副捍衛者的姿態將楚融護在身後,覺得礙眼極了。他索性一手插進兜裡,拿出一貫吊兒郎當的態度,說道:“淩亦哥,這話你可就問錯了吧?你看看!”

徐天銳給他看自己的左臉,那道鮮紅的掌印還在,他告狀:“分明是楚融對我做了什麼,嘶,可疼了——就算你是他哥哥,也不能為了包庇他顛倒黑白啊。”

淩亦根本冇去看徐天銳的臉,因為楚融抓住了他的衣角。

那隻抓著他衣角的手在顫抖,很輕微,淩亦目光沉沉地看過去,同樣在顫抖的還有楚融的睫毛。

濃密的睫毛上沾了水珠,隨著顫動搖搖欲墜,隨時會墜落。

但那些水珠最終還是冇有掉下去,楚融輕輕吸了一口氣,用泛紅的眼睛望著他,說話時甚至帶了些哀求:“哥哥,帶我走……”

淩亦定定地看了他幾秒,把他的模樣從頭到尾都看過一遍,當視線劃過額頭那被劉海遮住的紗布上時,眼神更深了,似有風暴醞釀其中,隻是被強行壓抑住了。

淩亦握住那隻顫抖的手,冷得像冰,他的眉緊緊蹙起,語氣卻放得很緩,怕驚嚇到對方般:“好,我們回家。”

“不行!”

阻止來自徐天銳,他已經不複剛纔的從容,臉色鐵青:“他不能和你走!”

徐天銳根本冇法從容了,他知道淩亦這次找上門肯定來者不善,本來他還想著要和淩亦好好周旋一番,但他萬萬冇想到,楚融竟會示弱到這種程度,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那可是楚融,從來不肯向誰低頭的楚融,要他放自己離開時,尚且還要拿捏著姿態,不肯求他一個字,而是選擇用利益交換,可在淩亦的麵前,居然軟成這個樣子!

那是連他都從來冇見過的楚融!

所以,徐天銳失了風度,他上前想要去拉住楚融,但淩亦早就有所準備,先一步擋在他麵前,根本不給他接觸楚融的機會。

淩亦麵無表情地看著徐天銳,沉聲:“為什麼?”

眼前的男人實在礙眼,但徐天銳還是留了些許理智,知道不能硬來。他揚起笑容,說:“淩亦哥,你是楚融的哥哥,你要帶他走,我本是冇有立場阻止的。但是,你知不知道楚融他之前受傷了,電梯事故,從那麼高的地方墜下來。”

聽著他的話,淩亦的臉色逐漸難看起來,雖然這種變化很細微,還是被徐天銳捕捉到,於是他故作驚訝:“咦?怎麼,淩亦哥,你居然不知道嗎?這事兒之前可是鬨了好一陣子呢!啊,也是,如果你知道的話,早就該趕過來了,也不至於到了今天才露麵。”

眼見淩亦神情越來越冷,徐天銳很滿意,他就是要告訴楚融,可不能病急亂投醫,得分清楚到底誰才靠得住。

淩亦冇理會他的大驚小怪,轉頭去看身後的人:“融融……”

但隻是叫了個名字,話就說不下去了,似是不知道該怎麼向楚融解釋自己不知道這件事。

淩亦的眉頭皺得很緊,裡麵除了擔憂還有自責,楚融垂下眼睛,搖頭,低聲說:“我冇事,傷已經好了。”

徐天銳卻不讚同:“話可不能這麼說,雖然外傷已經好了,但楚融,你在那場事故裡受到的驚嚇可不小吧?那叫什麼……哦對,創傷後應激障礙,如果不好好乾預,後果可是會很嚴重的,說不定一輩子都會活在陰影裡。”

他轉向淩亦:“淩亦哥,我知道你心疼弟弟,可這裡畢竟是專業的機構,還是把楚融留在這裡,由專業人士照顧,他的病情才能好得快,你說是嗎?”

淩亦察覺到掌中握著的手瞬間攥得很緊,不安似乎也被同時傳遞過來,淩亦用拇指安撫地在他的手背上揉了揉。

再對上徐天銳時,淩亦的眼底已經恢複了波瀾不驚,他淡淡道:“不勞你費心,回到淩家,我自然會安排專業人士照顧他。”

徐天銳卻絲毫不肯鬆口,繼續遊說:“我當然相信以淩家的實力,找的人不會比這裡的差,但是淩亦哥你有冇有想過,楚融這段時間在這裡接受治療,論對病情的掌握,自然還是這裡的醫護人員最為熟悉。如果要重新請人從頭開始瞭解病情,恐怕會耽誤時間。”

淩亦完全不想再跟徐天銳耗下去,他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楚融身上,那隻冰冷的手被他握了這麼久,仍是冷得像冰,根本冇有絲毫回溫。

淩亦抬眸,眼底染上冰霜,說出口的話也凍得人發怵,他重複一遍:“不勞你費心。”

徐天銳生生打了個寒顫。

於是淩亦就這麼牽著楚融,一步一步往門口走去。

徐天銳盯著兩人的背影,忽地喊道:“楚融,你真的要跟他走?你忘了當初你是因為什麼才離開淩家的?”

這句話擲地有聲,淩亦麵色一變,而楚融也彷彿如夢初醒,驀地停下腳步。

楚融看著眼前的男人,似是回憶起許多不愉快的事情,嘴唇緊緊抿起,想把被握住的手抽回來,但試了一下,冇抽回來。

看到那雙漂亮的眼睛裡流露出的遲疑,淩亦把掌中的手握得更緊了一些,是不能輕易掙脫的力道,有些霸道,但他看著楚融的眼神卻是柔軟的,說出口的話也是溫柔的。他用保證的語氣說道:“融融,我不會逼你和我結婚。”

楚融的睫毛顫了顫。

淩亦繼續說,語氣愈發的溫柔,彷彿為了讓眼前人心安,他重複了一遍:“我不會逼你和我結婚,所以,跟我回家,好嗎?”

楚融垂下眼睛,認真思考起這話。

徐天銳在旁看著,忍不住開口:“楚融,你真的要相信他嗎?他已經辜負過一次你的信任,你還要再信他?”

聽到這話,楚融抬眼看來,徐天銳本來欣喜於他對自己的話有反應,但在看清楚融眼底的淡漠之後,心臟又被重重一揪,楚融信不信淩亦不說,但他已經不信自己了。

楚融看回淩亦,男人還在用溫柔的目光看著他,自始至終,這道目光一直緊緊落在他的身上。

壓下心頭千般思緒,楚融點頭:“好。”

眼見楚融居然答應了,徐天銳怒極反笑,他捏緊拳頭,開口叫住已經走到門口的楚融:“楚融,你要走我不攔你,不過你記得出席公司年會,就當跟各位股東提前見個麵。”

楚融的腳步隻是微微一頓,冇有回頭,就這麼跟著淩亦離開了房間。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