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摩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旅摩小說 > 魔君男二衝破次壁元成了我的忠犬 > 第51章 蠢不可及

第51章 蠢不可及

-

眼看周雲不再上當,江漁漁心急如焚。

她嚐試著跟周雲說話,後者直接拒聊,徑直走到了一邊抽菸。

套話無望,江漁漁環顧著四周的環境,打量著炸彈可能被掩埋的地方。

周雲隻有一個人,他要是想在這裏炸死楚戈,那炸彈必定不會埋在很遠的地方。

再看周雲如此氣定神閒的樣子,江漁漁估計炸彈就在她與周雲所處之處的十步之內。

她咬了咬牙,這一刻想的不是如何逃命,而是希望楚戈不要來。

時間臨近八點,周雲明顯焦躁起來,看錶的次數也越來越多。

江漁漁猜測,周雲和楚戈約定的時間快到了。

她的呼吸也不免沉重。

八點一到,周雲就站了起來。

他一聲暗罵:“還以為楚戈是個真男人,冇想到是個慫貨,自己的女人被綁了都不敢出麵!”

他罵罵咧咧的走上前:“楚戈冇來,怪就怪你自己眼瞎,跟了一個孬種!”

江漁漁雖然有些心塞,但猛的鬆了口氣。

冇來纔好…

周雲心裏不痛快,抬腳打算踢江漁漁一腳解氣,剛剛抬腿,他就感覺自己被什麽東西砸了一下。

他險些被打倒,踉蹌了一下後,他猛的看向東西扔來的方向。

楚戈手中拿著一塊磚頭,正左一腳坑又一腳窪的走過來。

周雲眼睛一亮,瞬間就笑了。

“來了?哈哈哈哈,來了好哇!來了好哇!”

不同於他的癲狂,楚戈此刻已經在心底把周雲的祖宗八代都問候了一遍。

什麽蠢貨,寫個地址都寫不清楚!

老漁人碼頭這麽大!他哪知道人在哪!

在這廢墟上找了三個小時,他鞋都磨破了!

這麽蠢還學人綁架?

怎麽不蠢死?!

還好八點之前找到了,不然漁漁要有什麽三長兩短,就算以魂飛魄散為代價,他也會殺了周雲!

江漁漁心頭一暖,但更大的俱意瞬間將她吞噬。

“阿楚快走!他埋了炸彈!你快走!!”

周雲狠狠踹了她一腳:“閉嘴!”

看到江漁漁被踹倒,楚戈眼角一紅。

下一瞬,周雲發現原本距離自己還有十來米的楚戈突然出現在了眼前。

還未反應過來,周雲便感覺自己的右臉一陣劇痛,整個人被掀翻在地。

江漁漁微微愣住。

剛剛楚戈怎麽過來的?

周雲也懵了。

這是什麽速度?

難怪江漁漁說自己不是楚戈的對手,這男人也太變態了吧?

“嘭!”

憤怒的楚戈又是一拳砸下來,周雲甚至都冇有看清他的動作。

楚戈第三次舉起手的時候,周雲立馬用手抱住頭,將自己的蜷縮成了一團。

這個男人太可怕了!

從他出現開始到現在總共過去不到20秒,他一句話也冇說,上來就給了自己三拳,三拳拳拳入肉,打的自己的眼冒金星。

周雲的腦子一瞬間空白,隻剩下一個念頭:

楚戈是個人?這是人做的事?

在楚戈準備打下來第四拳時,周雲從褲子口袋裏掏出一個遙控器:“你要是再打,我馬上就引爆炸彈!”

楚戈眯了下眼睛,手微微停下。

周雲以為楚戈怕了,頓時準備抬手推開楚戈。

誰曾想,他剛一動,楚戈就輕蔑的笑了一聲:“蠢不可及…”

“什麽?”

楚戈的聲音並不大,讓周雲一瞬間以為自己聽錯了。

下一秒,周雲便感覺自己拿著遙控器的手一陣劇痛,緊接著臉上又捱了一拳。

“啊!”

吃痛的周雲一聲慘叫,遙控器還冇摁下按鍵就從手中脫落。

眼看周雲冇有了還手之力,楚戈撿起地上的遙控器,來到江漁漁身邊。

此時的江漁漁還目瞪口呆冇有回過神。

發生了什麽?

怎麽感覺一分鍾不到,就發生了很多事情的樣子?

楚戈解開了綁著江漁漁手腳的繩子,看著她有些擦破的肌膚,眼中一陣心疼。

他厭惡的看了眼還在地上和蛆蟲一樣痛苦扭曲的周雲,拿出手機給陳沫打去電話:“人已找到並被製伏,可以過來了。”

陳沫:“啊?”

她看了眼身後全副武裝的警察。

後者立刻戒備:“裏麵情況如何?是否需要增援?”

陳沫抿了下唇:“說是凶手已經被製伏了。”

警察:“?”

這邊,楚戈扶著江漁漁起身後,轉身看向周雲。

見他看過來,周雲滿臉不甘:“不可能,這怎麽可能呢?你究竟是什麽人?怎麽會有這麽快的速度?”

楚戈睨視著周雲:“是你太弱了。”

周雲臉色漲紅,根本接受不了這樣的結局。

他精心安排了一個多月,結果會以這樣荒謬的形式結束。

楚戈看出了他的不甘,在他的心上又紮了一刀:“身無四兩肉也就罷了,還蠢不自知,就你這比豬還蠢的腦子,就不要學人家去綁架,如今偷雞不成蝕把米,何必呢?”

江漁漁冇忍住笑出了聲。

楚戈來到她身邊這麽久了,她還從冇見過楚戈這樣不客氣的嘲諷一個人,可見這次他是真的生氣了。

她的笑聲讓周雲更加的無地自容。

極致的憤怒湧上心頭,周雲這一刻似乎連疼痛都感覺不到了。

他擦了下嘴角的血跡,從地上爬了起來,起來時手裏還拿了塊廢磚。

“我殺了你!”

周雲大叫著衝向楚戈,後者眉頭一沉,抬腿就是一腳將周雲踹開。

這一腳並不輕,周雲飛出去兩三米方纔停下。

於是,當陳沫和栗芷帶著警察過來時,楚戈正在給江漁漁清理傷口處的灰塵,而周雲則在不遠處生死不明。

警察:“?”到底誰纔是受害方?

去警局的路上。

陳沫和栗芷八卦的眼神在楚戈身上滴溜溜的轉。

江漁漁:“……”

栗芷忍了又忍,實在是忍不住了:“魚頭,你家楚戈怎麽做到的?”

前邊的警察:“咳咳……”

江漁漁悄悄看了眼前邊的警察:“那個,要不回去再說?”

栗芷眼含熱淚。

是夜,江漁漁和楚戈第三次進了局子。

好巧不巧,今夜又是趙隊值班。

他端著搪瓷茶缸,再次一言難儘的看著麵前的四個年輕人。

又是這個腦子不太好但是長的還不錯的長髮少年。

趙隊:“你們……”

這一次,楚戈非常熟練的掏出手機往趙隊麵前一推:“郵件、簡訊、錄音,都在手機裏。”

趙隊:“……”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