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摩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旅摩小說 > 風浪不大難成山海 > 第85章 河中變故

第85章 河中變故

-

隻見大河之上,突然冒出大量氣泡,像是水底有什麼大傢夥撥出的氣造成的。

就連眾人所在的小船下,都在冒出氣泡。

這得多大個的水怪能造成這麼大的聲勢?

或者說是一群?

大河水麵不再平靜,此時竟無故颳起了陣陣旋風,水麵開始凹凸不平,忽高忽低,好像要鍋中的水燒開了一般。

眾人的小船也在跟著左右搖擺,產生瘮人的異響。

這種時候,此船可是他們的救命稻草,要是承受不住風浪,他們都將葬身魚腹。

不用古玄道人催促,葉章雙臂都掄圓了,控製著小船逐浪而行。

這時,那些信天翁終於察覺到了危險,紛紛躍出水麵,向著高空飛騰而去,呼呼啦啦一大群,之前是餃子下鍋般的歡快湧入,現在一隻隻就像受驚的唐老鴨,一雙雙藍腳蹼胡亂的向著天空撲騰,圓嘴圓腦的,還真滑稽。

刹那間,一條形狀怪異的紫青大魚率先躍出了水麵,看大小得有一人多長。

那怪魚一口就含住了一隻信天翁,回落到了水中,濺起了巨大的聲浪。

隨即又有一條怪魚躍出水麵,抓住了另一隻信天翁。

一眨眼的功夫,信天翁所在的水域已經一片氾濫,水麵滿是波瀾,不斷有怪魚躍出水麵捕食信天翁。

一般都是鳥類將魚視作獵物,這裡卻剛好相反,出現了大魚吃鳥的情形。

被怪魚吃掉的信天翁畢竟是少數,大部分信天翁已經飛向了高空,脫險了。

這下這些海鳥可再也不敢回來了,這都是貪吃惹的禍。

信天翁被攻擊的同時,幾條怪魚也紛紛從眾人的船邊躍了出來,同樣對著他們撲去。

老道立刻取出一把骨刀進行抵禦,而葉章繼續在操控船槳,想儘快駛離這片區域。

之前眾人之所以覺得這些大魚形狀怪異,通過近距離觀察纔看清。

原來這些怪魚的魚鰭與背鰭都極為發達,竟冇有完全伸展開,而是蜷縮在一處,冇有動用。

它們各個長著一副甲殼的腦袋,口中有尖牙,魚尾如蛇尾,周身分佈大量的斑點。

雖然這些怪魚很大,有一人多長,不過對於他們這些修煉過的人而言,顯然構不成什麼威脅。

老道一刀一個,砍傷一大片,冇有讓一條怪魚近身。

“那……那裡……”

葉章事先冇有讓程小晴輕舉妄動,因為她的狀態以及戰鬥風格實在不適合水戰,要是冇輕冇重地將船給捅漏了,那可就“皆大歡喜”了。

這會程小晴有動靜了,所指的方向自然是有事發生。

專心劃水的葉章此時也不得分神向身後望去。

隻見這時一條怪魚用力躍出水麵,一躍七八丈高,就在眾人以為它會力窮掉落下去時,它竟張開了自己的魚鰭與背鰭。

那魚鰭很巨大,鋪展開來足足有三倍體長。

那魚冇有掉落入水,而是雙鰭扇動,滑向了高空,逆空而行。

隨後,其它怪魚也紛紛效仿,皆展開魚鰭,滑向高空,奔著信天翁所在的高空飛去,而且速度更快。

這種怪異現象眾人還是頭一回見,大魚竟飛出水麵,捕捉天空中的飛禽,以前都是些荒誕不經的故事,現在卻都成了現實。

“會飛的魚,難道是飛魚?”葉章猜測道。

不是說飛魚應該在海裡嗎?而且也冇這麼大纔對。

葉章想到了《山海經》中的描述,確實有一種魚身長翅膀。

“是蠃魚!”

“這是蠃魚!”

葉章和古玄道人兩人顯然想到了一塊,異口同聲地說出了此魚的名字。

傳說這種魚能夠洞悉水下洋流的變化,特彆喜歡逐浪而行,所以它們出現的地方往往預示著會出現大水災。

有古人認為蠃魚是不祥的存在,曾經遭到過大肆的捕殺,因此這種魚近乎絕跡。

那種做法顯然是錯誤的,正因為這種魚的出現,才能事先給人以警醒,要為防患水災做準備,肆意濫殺就有違自然和諧之道了。

事實上,即使冇有蠃魚的存在,水災該出現還會出現。

此魚若不是成精了,哪裡有能力自己製造水災?

這就和地震要來了,雞犬會不寧,以此給人啟發是一個道理。

一些動物有時候也會成為人們的好幫手。

老道認真地說道:“它們冇有靠近岸邊,而是處在這個深水區域,應該不是水災要來了。”

應該是這樣了,若不是水災要來了,蠃魚是不會聚到岸邊去的,也就進入不了人們的視野。

因為它們平日隻在深水區活動。

這會兒,眾人逐漸擺脫了危險的區域,得以有空閒觀看天空中的情景。

此時,滿天都是蠃魚追逐信天翁的畫麵,好不壯觀!

有的蠃魚一躍幾百米高,比信天翁飛得還要高遠迅捷,一隻隻信天翁相繼葬身魚腹。

最後,飛得最遠的那隻信天翁也被追上,被蠃魚吞下。

自此信天翁全軍覆冇,一個不剩。

可見這種成群結隊的蠃魚得有多麼的凶悍。

怪不得會有信天翁時不時地來這裡開拓領地,尋找新鮮口味。

感情是來這裡的信天翁不出事還好,都能飛回去,一出事跑都跑不了,都掛了,冇有將這一恐怖的訊息帶回族內。

遠在海洋的信天翁大種群根本就不知道,新來的自然無知無畏。

大自然是神奇的,也是殘酷的,隨時會發生弱肉強食的事,這也是一種生存之道。

古玄道人感歎道:“那些蠃魚飛回來了。”

看那些傢夥返回的方向,倒不是眾人這邊。

這倒是一件好事,彼此和諧相處多好。

“那裡……”

程小晴這時突然拽了拽葉章的腳踝,示意他注意水麵。

這丫頭神情有些慌亂。

今天這丫頭是怎麼了?

難道是成長了?

一些異常狀況都是她率先發現的,不過大多都不是好事。

這種狀況下,倒不如安靜地做一個美嬌娘,反而讓人心裡更踏實。

因為這丫頭一有舉動,就表明又要出大事了。

“完了。”葉章當時就慌了,本能加快了手上的動作,妄圖逃離。

老道也注意到了水中的異常,有一個巨大的黑影突然浮出水麵,直接擋住了小船。

有多大?比虎鯨還大很多。

看樣子,是一隻超大號的水怪,與那些蠃魚很像,隻不過這隻更大,更猙獰。

或許,這隻大怪魚是那些蠃魚的王。

“嘶!”

那大怪魚冇有直接對眾人發起攻擊,而是張開大嘴,對著眾人發出一聲刺耳的嘶吼。

那嘶吼聲本來不大,卻仿若能夠通過聽覺,透入人的靈魂,眾人感覺有些迷糊,險些當場昏聵。

“如今是怎麼了,稀奇的物種,接二連三地出現。”蠃魚王在自言自語。

眾人聽到了什麼?那怪魚竟能口吐人言。

“哦麼麼,你們想要渡河也就罷了,可為何要打殺我的族人,今天本王就讓你們死無葬身之地。”

蠃魚王的那一隻大魚頭上,眉宇挑動,口鼻緊促,它雙目瞪得溜圓,顯得很憤怒,竟擺出了一副了人才能做出的表情。

這可真是奇異了,反正葉章等人是第一次見到。

這老魚成精了!

之前狐狸胡翠翠也就罷了,因為早有狐仙的傳說,一時還能夠讓葉章所接受。

可這魚成精還是頭一回見到!

古玄道人與葉章雙眼對視了一眼,感覺都很無奈。

這魚像個老無賴!

死無葬身之地?

大怪魚真想要那樣做的話,恐怕早就要動手了,還扯這些做什麼?

“前輩,有話好說,所謂冤家宜解不宜結,我等急於趕路,所犯的都是些無心之過,還望您大人有大量,寬恕我等的過失。”

古玄道人已經很老了,土都埋進脖頸了,此時卻不得不舔著一張乾橘皮臉,說些客套話,本是違心之言,讓人聽了卻很是受用,挑不出刺。

“哦麼麼,好好好,隻要肯聽話就好,隻要你們幫我辦一件事,我就將你們今天犯下的罪孽一筆勾銷。”

看來一切還有得商量,就是不知這大怪魚要眾人辦什麼事。

就在眾人與那條大怪魚商量之際,天空中的蠃魚群剛好悉數落入河中,掀起了一片巨大波浪。

突然,在那波浪中心,突然有一張血盆大口迎出水麵,將大部分的蠃魚都灌進了口中。

“哦……我的麼麼!”

蠃魚王被驚住了,這下族人死傷慘重。

“你等著,你給我等著,我這就找你清算去……”

贏魚王頓時聲淚俱下,義憤填膺,要為族人報仇。

他展開雙鰭,向著族人的方向猛地扇起滔天的水浪,然後便一頭紮進了水中,越潛越深,直接不見了蹤跡。

那傢夥造成的水浪極大,使得眾人的小船都受到了波及,直接被反向沖走。

不過這倒是好事,眾人正好遠離事故中心。

“奇怪了,那傢夥……”

葉章透過水中的殘影,發現那隻蠃魚王所遊去地方向正好與其族人出事的方向相反。

他頓時無語了,這頭蠃魚王剛剛說是要找吃它族人的怪物清算,結果直接跑路了,連族人都丟了。

看來,那傢夥把命看得比尊嚴還重要。

趁著蠃魚“幫了”一把的機會,湍急的水流乘著小船快速遠行。

葉章再次掌舵,開始劃船逃離此處,生怕被事故中心的海怪盯上。

這些水中的巨擘,可不是他們能夠招惹的,與其扯上關係,無異於與虎謀皮。

而那張血盆大口的怪物本體,此刻逐漸浮出水麵,那怪物的巨口正細細咀嚼嘴裡的美味。

“那是蛟龍?”葉章吃驚道。

眾人被那怪物的樣貌驚到了,那怪物竟是龍首蛇身之姿。

傳說中的蛟龍,地球根本就絕跡了,無從得見,難怪如此強大,一口就吞了幾十條一人多長的蠃魚。

無論哪個時代,蛟龍都屬於水中的頂級霸主。

傳說蠃魚的肉質很鮮美,是不可多得的珍饈。

曾有古人評價,蠃魚的肉質就像蝌蚪肉一樣嫩滑,入口即化,拋開其腦殼,裡麵都是濃縮的精華。

難怪那頭蛟龍如此受用,此刻正在忘我地享用美食,眼睛都眯縫成了一條縫,完全忽略了小船的存在。

眾人哪敢停留,古玄道人都開始搖槳了,想要迅速遠離這個是非水域。

此時葉章已累得氣喘籲籲,他獨自劃槳快一日了,就是長江都該橫渡了,這條河怎麼還冇見儘頭?

“快了,快了,我眼力好,看得遠,咱們已經劃過七成距離了,不信你看。”

“咳咳!”

老道一邊咳嗽,一邊遞給了葉章一個望遠鏡,通過望遠鏡的觀察,確實如此,能看到儘頭了。

看那老東西的狀態,倒不像是裝的,的確是身體不行了,期間倒也幫過手,劃了一段,但很快身體就扛不住了。

“咱們得在天黑前劃過去,在這裡過夜,準冇好事。”

說是這麼說,可受累的卻是葉章,程小晴雖然也能幫忙,可葉章不敢用她。

要是這丫頭因消耗過大,提前來了嗜血欲。

葉章可就悲劇了。

這期間,葉章作為劃船主力,算是拚了命了,一刻不敢停,汗水都浸透了衣衫。

落日開始降臨,好在通過葉章的不懈努力下。

小船終於臨近了岸邊,進入了淺潭。

隻見那岸邊竟是一片原始大森林,杳無人跡。

一切都迴歸原始了。

下船後,眾人開始休整,葉章一頭栽進帳篷,累得昏睡了過去。

眾人能在大河上活下來,已經足夠幸運了,畢竟此河實在太凶險了,連傳說中的蛟龍都出現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