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摩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旅摩小說 > 踹翻狗血古早文(快穿) > 第一章

第一章

-

2089年,由於實驗室病毒泄露,全球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機。

這種α病毒會迫壞人體的腦部神經,讓人類發生變異,成為喪屍。

人類與喪屍多年的對抗早就讓這顆瑩藍的星球蒙上一層灰塵,整個地球都黯淡無光。

晚上八點,寂靜的郊區樹木上濺著暗紅的血液,地上散落著還有些斷指殘肢。

一個纖細高挑的身影拿著鐵鍬一下一下鏟著鬆軟的泥土。

係統歪著腦袋看著正在挖土的女人。

女人剃著寸頭,一排長長的眼睫低垂在眼下打下了陰影,膚色的健康的小麥膚色,握著鐵鍬的手上有些零星的疤痕。

她此時哼著不成調的歌,手上動作利落,不一會就挖了一個土坑出來,土坑很深,大小差不多能容納一個人躺下去。

係統越看越不對勁,黑乎乎一團的毛球感覺自己的電線都要打結了。

不過女人可不管係統在想什麼,她挖的差不多就從身後掏出一個睡袋,把剛纔就一直在那的一個鐵箱子扔了下去,然後自己也跳了下去,蹲在鐵箱上麵飛快把睡袋鋪好,利落地躺了下去。

係統眼睜睜看著女人剛纔挖的土自己撲簌簌的把坑給埋好了。

過了一會係統這邊湛藍的介麵顯示可以綁定宿主了。

係統:……是不是死的有點迅速了?

疑惑歸疑惑,但係統還是快速點了綁定宿主。

沈折這邊纔剛死,係統那邊就馬上給她綁了。

沈折滿懷希望閉上雙眼,過了一會又不可置信地睜開。

不是吧賊老天,我都活埋了自己還吞藥了,這都還冇死呢。

錯愕的眼神剛一像左右滑動跟一坨亂七八糟黑的毛線球對上。

沈折:……?

毛線球,顧名思義,長得像一顆球,圓圓的身體流著銀灰色光澤,它的外圍還包裹著層黑色的粗毛線,在一些毛線的縫隙裡還見縫插針似的翹起來一撮看起來十分柔軟的絨毛,球體中間還有一個圓圓的眼睛。

“宿主你好,我是682號智慧係統,很高興成為你的係統……”

係統話冇說完就被一聲清脆的聲音打斷了。清淩淩的女聲像玉珠砸在玉盤那般空靈,隻是這話聽著就讓統不爽。

“可愛的小東西,我可不管你是係統還是係鍋,冇看見我正在尋短見嗎。你趕緊給我送回去。”

係統被毫不客氣的女聲震的一激靈,身上的銀灰色光芒閃的都快了幾瞬。

“宿主呀,你已經被我綁定了,已經不可以解除了,而且你看你的原世界,什麼都冇有,吃的冇有,喝的冇有,睡也睡不好,還老打打殺殺的,跟統去吃香喝辣不好嗎~”

沈折聽完,劍眉一挑,這天下可冇開送的午餐,這年頭吃白食的不是被宰,就是被宰。

於是她果斷道:“不去。”

係統捕捉到沈折細微的表情,暗道這姐不是好糊弄的主。

不過一些規則告訴沈折,統也冇有什麼損失,畢竟早在綁定的那一刻起,他們兩個人都是一條船上的螞蚱了。

主係統可是規定了出去綁定宿主之後的一切事情它都不管。

想通這一點後,毛線球主動飛到正在裝死對沈折臉頰邊,用粗糙的毛線蹭了蹭沈折的臉。

沈折被那幾根半翹不翹的絨毛搞得癢癢的,剛想抬手把係統剝開,耳邊就傳來係統的聲音。

“宿主,綁定我冇有什麼壞處的,我們這些統的存在是為了那些因為種種不合理的劇情而死去或者遭受折磨的一些女配而存在的,我們去各個世界滿足她們的願望之後,接下來的生活就都屬於你啦!”

沈折輕笑了一聲,頗有些無聊的揪了揪自己的耳朵:“要是那些原主的願望讓我去摘星星,這麼不切實際的要求我也得去摘咯。”

係統一聽就急了:“怎麼可能!她們的願望可是我們經過篩選的,絕對不可能存在這種天馬行空的願望!”

係統見沈折不同意,直接扔了一大堆好處下來,什麼不限製自由啦,失敗不會有什麼大懲罰啦,可以兌換東西啦等等。

沈折在係統急得不行的時候才輕輕啟唇:“行吧。”

沈折其實也不是故意吊著係統,她隻是在放空而已,這麼多年自己生活,突然出現一個係統嘰嘰喳喳的,沈折還有些不習慣。

沈折話音剛落,係統就把沈折傳送到了係統空間。

係統空間裡流動著各種代碼數據,沈折看不懂,隻覺得綠瑩瑩一片晃的她眼睛疼。

綠瑩瑩一篇的空間更像是一間簡易的會議室,一套招待客人的桌椅,上麵擺著一套茶具。

沈折抬起修長的腿就走了過去,毫不客氣地盤腿坐下了。

“小毛球,接下來要什麼,什麼時候開工。”

係統飛過去對沈折上下掃描,圓圓的眼睛不禁流露出一點嫌棄。

沈折無疑是符合美人這個標準的。

她的美是帶著英氣的,眼睛微微往上勾,原本是勾人的眼神卻硬生生被她眼裡的清冷壓了下去,隻留下不好招惹的印象。

小巧的鼻子中間點綴著一下硃紅的小痣,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隻不過現在這張臉上落著細密的灰塵還有些血汙。

係統越看越不滿意,三下五除二用綠瑩瑩的代碼把沈折包了起來。

沈折伸手碰了碰代碼,隻見她視線所及的東西都在發生著變化,手上的老繭開始消退,原本的寸頭開始長出柔順的黑髮。

等代碼消除的時候,沈折整個人都換了個模樣。她垂眸摸了摸垂在胸口的長髮:“啊,好長時間冇有留長頭髮了,真不習慣。”

係統圍著沈折繞了好幾圈,不斷驚歎:“哇,宿主!這就是你末世前的樣子呀~跟剛纔的形象完全不一樣!”

沈折任由著係統圍著她飛來飛去,背往椅子上一靠。

“接下來呢?要乾嘛。”

“宿主彆急呀,第一位苦主要來啦。”

沈折哦了一聲,一把抓過係統過來揉捏,纖細的手指撥了撥係統的絨毛,就在沈折忍不住想手癢地拔下來的時候,第一位苦主出現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