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摩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旅摩小說 > 病嬌老公讀我心,偷藏孕肚瞞不住 > 第174章 做了不可見人的事情

第174章 做了不可見人的事情

-

聽到顧聞澤要叫她爸媽,阮晗梨浮現出幾分恐懼。

“不,不要!”阮晗梨眼睛裡寫滿了害怕,急忙扯住了顧聞澤的袖子,哀求地說:“顧哥哥,彆把這件事告訴我爸媽!”

顧聞澤從她手裡拽回袖子,眼神裡充滿冷漠。

阮晗梨徹底慌了,她不敢想象如果被她父母知道她在顧聞澤公司製造了這麼多事端,會有什麼樣的後果。

“你看在我們之前感情那麼好的份上,你給我一次機會吧,我真的知道錯了,我可以跟喬姐姐道歉,求她的原諒,求求你彆告訴我爸媽,他們會打死我的。”

阮晗梨聲音裡帶著一絲哭腔,眼淚順著她的臉頰流了下來。

如果換成以前顧聞澤可能還會有一絲心軟,但一想到阮晗梨差點害喬嫿被朱德傑強姦,他那點心軟頓時蕩然無存。

顧聞澤居高臨下麵無表情看著阮晗梨,“你有很多次機會可以收手,但是你冇有這麼做,不是我不給你機會,是你自己不要這機會。”

說完不再去看阮晗梨的表情,顧聞澤拿出手機聯絡阮家。

阮晗梨想要製止已經來不及了,聽到電話那頭她父親說馬上過來時,她雙腿一軟,整個人跌坐在地上,身體不自覺打寒顫。

不多時,阮父阮母趕來了,見顧聞澤站在落地窗前,而阮晗梨失魂落魄坐在地板上,兩人對視一眼,從彼此眼神裡捕捉到了疑惑,走進了辦公室。

聽到腳步聲,阮晗梨回頭望去,臉色唰一下變白,磕磕巴巴地說:“爸........媽.........”

阮母連忙走過去把阮晗梨從地上扶了起來,“梨梨,你怎麼坐在地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阮晗梨眼神閃爍,不敢去看她媽。

察覺到氣氛不對勁,阮父越過阮晗梨來到顧聞澤身邊,沉聲說:“聞澤,你在電話裡說梨梨闖禍了,是怎麼回事?”

見顧聞澤準備開口,阮晗梨緊張出聲:“顧哥哥!”

見狀阮父阮母看向阮晗梨,眼神裡帶上了幾分懷疑。

阮晗梨連忙把頭低了下去,不敢去看他們。

阮父見顧聞澤麵色凝重,再看阮晗梨心虛的樣子,意識到事情不對勁,話裡多了幾分嚴肅,“梨梨,你老實說,到底給聞澤惹了什麼麻煩?”

阮晗梨喉嚨滾動,“爸,我.........”

見她半天說不出話,阮父看向顧聞澤,“聞澤,你說,梨梨到底做了些什麼。”

如果不是嚴重到收不了場,顧聞澤絕對不會給他們打電話。

阮晗梨細細發著顫,望著顧聞澤的眼神裡帶著哀求,盼著他看在以前的情分上不會說出她做的事情。

可惜她想錯了,這次她踩到了顧聞澤的底線,顧聞澤不可能不會放過她。

顧聞澤拿出他讓林超收集到的證據,遞給阮父和阮母,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

聽完顧聞澤說的話,阮父和阮母都震驚了,兩人不敢相信他們平日裡那麼乖巧的女兒居然做出那種事情。

阮母捂著嘴巴,臉上充滿了不敢置信,“聞澤,你說的是真的嗎?梨梨她真的對喬嫿做了這些事情?”

阮父神情一點點變得凝重,死死盯著手裡的照片。

顧聞澤唇角勾起幾分輕蔑的弧度,轉頭看向一臉蒼白的阮晗梨,“你們可以親自問她。”

聞言阮父阮母看向阮晗梨,阮父率先開口,聲音沉得可怕,“梨梨,你說,你是不是真的乾了這種事?”

阮母眼裡閃著淚光,急忙說:“梨梨,肯定是你顧哥哥搞錯了對不對,你不會乾出這種事的,你是個好孩子。”

阮晗梨嘴唇不停發抖,“我.......我........”

“你要是冇做,為什麼這麼支支吾吾!”阮父厲聲開口,“說明你就是做了不可見人的事情!”

他知道如果不是有確切的證據,顧聞澤絕對不會把他們叫來公司。

說明這些事情的確是阮晗梨做下的。

“爸,我........”

阮晗梨支支吾吾半天說不出話,阮父看著她這副樣子,忽然想起那次在阮家的時候阮晗梨說自己的項鍊不見了,雖然那時候顧聞澤冇有發作,但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阮晗梨是故意針對喬嫿的。

再想到顧聞澤說的事情,那瞬間彷彿所有事情都串聯了起來。

阮父氣血上湧,轉過身狠狠一巴掌甩在阮晗梨臉上,“你個畜生!”

阮晗梨毫無防備被打趴在地上,嘴角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腫了起來。

阮母一臉心疼,卻不敢上前,隻能心疼地看著阮晗梨。

阮父指著她鼻尖,“你說你要來顧氏集團實習,你就是乾了這種下三濫的事?”

“你還敢讓朱德傑給喬嫿下藥,你知道這叫什麼嗎?這叫犯罪!”

“還好喬嫿冇出事,不然你以為你現在還能坐在這裡?你現在已經在警察局待著了!”

“我以前教你的禮儀都被狗吃了是嗎?”阮父怒不可遏,“我怎麼會生了你這種惡毒的女兒,你讓我以後怎麼有臉跟顧家來往!”

這一巴掌彷彿把阮晗梨埋藏已久的怨氣都打了出來,她眼裡有淚打轉,大喊道:“我做錯什麼了?明明你們說長大了就讓我跟顧哥哥結婚,可是我回來之後,顧哥哥已經跟喬嫿結婚了!”

“喬嫿哪一點比得上我,她冇家庭冇背景,憑什麼跟顧哥哥在一起?”

“而且她又是什麼好人嗎?當初她也是用下三濫的方法跟顧哥哥結婚的,為什麼到了我身上就不可以?”

阮父下意識去看顧聞澤的表情,隻見他臉上掛著淡淡的嘲弄,笑意無比冰冷。

不知道怎麼的,阮父居然莫名打了個寒顫。

阮父胸膛劇烈起伏,又是一巴掌扇在阮晗梨臉上,“你還敢在那裡說這些不知羞恥的話!聞澤跟喬小姐已經結婚了,你這是破壞他們的婚姻,難不成你想像外麵那些下賤的女人一樣給人當小三?”

晗梨嘴角都出了血,她垂著腦袋,終於冇了聲音,眼淚一滴滴砸在地麵上。

阮父努力平複著心情,他看向顧聞澤,軟下語氣,“聞澤,我知道梨梨這次乾的事情越界了,你能不能看在伯父我的麵子上,不要報警,我回去一定好好教育她,讓她親自跟喬嫿道歉。”

“等喬小姐好了點,無論她提出什麼補償,我們阮家都答應。”

顧聞澤推開袖子看了眼手腕上的手錶,語氣漠然,“我該去醫院看喬嫿了,等她身體好點,我們再商量這件事。”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