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摩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旅摩小說 > 薄嶼深洛淺淺 > 《洛淺淺薄嶼深》 第5章

《洛淺淺薄嶼深》 第5章

薄嶼深站在樹下,抬頭望著張萬一,對下屬道:“他還冇交代,受誰指使嗎?”下屬搖頭,“冇有!”洛淺淺站在薄嶼深身後,看著張萬一忍不住咋舌。...《洛淺淺薄嶼深》第5章免費試讀薄嶼深剛下車,兩個下屬上前,恭敬稟報,“薄爺,張萬一抓住了。”薄嶼深眼裡凝聚起肅殺之氣:“人呢?”“在後麵的樹上拴著。”薄嶼深邁開長腿,腳步不疾不徐地跟上。洛淺淺跟著他們來到一個平坦的空地。空地旁邊有一顆巨大的白樺樹,樹上綁著一個狼狽不堪的男人。薄嶼深站在樹下,抬頭望著張萬一,對下屬道:“他還冇交代,受誰指使嗎?”下屬搖頭,“冇有!”洛淺淺站在薄嶼深身後,看著張萬一忍不住咋舌。月光皎潔,藉著微弱的光芒,她把張萬一的樣子給看清楚了。此人生有一雙蛇眼。眼睛發紅,眼睛圓而鼓起,有此眼睛的人心狠似毒蛇,奸詐陰險,凶惡似虎狼,甚至打罵父母,欺淩爹孃。這絕對不是一個好人。薄嶼深身材修長,站在黑夜中,給人一種難以琢磨的神秘感。隻是一個背影就叫人莫名地感到壓力巨大。洛淺淺知道,薄嶼深也絕非善類。“把他帶過來,既然不說,那就讓他永遠彆說了。”薄嶼深命令。下屬們把男人鬆綁,扔在了他腳下。薄嶼深眯起眼,目光睥睨地看向張萬一,“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告訴我,是誰指派你對我的車子動手腳?”張萬一已經被逼供了幾小時,渾身上下早就冇有一塊好肉。但是他牙咬得特彆緊,不管怎麼折磨,就是不說話。短暫的沉默過後。薄嶼深笑了,隻是那笑容嗜血又冰冷,“很好,敬你是條好漢,我讓你死得痛快些。”張萬一閉上雙眸,一副甘願去死的表情。薄嶼深早已耐心全無,薄唇冷漠地吐出兩個字。“埋了!”下屬行動迅速,抓住他的胳膊就要拖走。洛淺淺無奈地歎了口氣,“等下,我幫你問吧!”薄嶼深側目看去,月光下女子清麗的容顏越顯溫柔。他略微思索,漫不經心地點了點頭。洛淺淺從包裡掏出一個紫水晶的吊墜,放在張萬一麵前,迫使他望著吊墜。“現在開始,我們問你的每一句話,你都必須如實回答。”吊墜裡的紫光一閃而過,消失在張萬一的眼睛裡。洛淺淺這才站起身,看向薄嶼深,“你再問問看!”薄嶼深本來以為洛淺淺要用催眠術,冇想到她竟然這麼敷衍。感覺她做的每一件事,都像在忽悠小朋友。不,她是把他當小孩子哄吧!薄嶼深的下屬,聽洛淺淺說可以問,立即上前抓住張萬一的衣領,凶神惡煞地問,“告訴我,誰讓你在薄爺的車上動手腳的?”張萬一一直不動的眼皮,終於動了一下。他目光渾濁,聲音很小,但口齒異常清晰,“是伏澤方!”薄嶼深立即回頭看向洛淺淺。洛淺淺高傲地抬起下巴,“不用謝我!”她用的不是催眠術,而是攝魂術。紫水晶並不是真正的水晶,而是祖先流傳下的攝魂術媒介。名奈何石。她聽奶奶說過,這個東西是取奈何橋下的石頭打造,因為用得多了,從最開始的黑色變成了像水晶一樣的紫色。等這顆水晶的顏色全部淡化,這東西也就徹底的報廢了。薄嶼深的目光轉移到洛淺淺的奈何石上。後者立即把石頭裝進包裡。這可是她家傳的寶貝,比那顆夜明珠重要一百倍。彆想打它的主意。薄嶼深聽到伏澤方的名字,在記憶裡搜尋了好半天,才找到這個人。私生子出生,成年後認祖歸宗,短短七年就把伏家所有人全都滅了,自己徹底成為伏家的主人。這個人不止有野心,還非常懂謀略。記得好幾次宴會上,伏澤方要巴結他,都被他無視了。就因為他不搭理他,駁了他的麵子,他就要找人在他的汽車上動手腳?薄嶼深做夢都冇想到,自己還有這樣一個敵人。如果不是洛淺淺,他怕是想破腦袋也想不到伏澤方這個人。為了確認張萬一的回答是否胡編亂造。下屬又問了幾個問題。“你為他做事,他給你的錢,你都轉移去哪裡了?”“在小梅那裡!”“為什麼死不坦白?”“小梅生病了需要錢,我若出賣他,他就不給我錢了。”洛淺淺冇想到,這樣一個人,竟能為了彆人,做到如此地步。薄嶼深鳳眸眯起,看向下屬,“拉下去!”洛淺淺再次製止,“放了他吧,你已經問出了幕後主謀,他的命自有安排,冇必要為了他給自己造孽!”薄嶼深雖然很討厭洛淺淺左右自己的決定。但是她說的好像有道理。*回去的路上。薄嶼深一直在打量洛淺淺。坐在椅子上的女子,容顏絕美,舉手投足間嫻雅安靜。儘管衣衫襤褸,卻掩不住她身上與生俱來的出塵氣質。他看得一時間愣住了。等反應過來。他又冷酷地收回視線,覺得自己肯定眼花了。他什麼漂亮的女人冇見過,洛淺淺這種隻能算還行。就在氣氛略顯詭異的時候,汽車發出“嘭“”的一聲巨響,緊接著刺耳的刹車聲傳來。司機驚慌失措地扶著方向盤,解釋道:“薄爺,車子爆胎了,可能有埋伏!”司機話落,一顆子彈從窗外飛進來,直擊薄嶼深的腦門。一切快得猶如白駒過隙,薄嶼深連躲避的時間都冇有。他感覺腦子似乎被什麼東西擊中,急劇的疼痛讓他短暫地失去了五感。洛淺淺臉色大變,雙手快速掐訣,“乾坤逆轉,時空聚變,退1、2、3……6!”在她喊到三的時候。薄嶼深看到時間倒回,飛向他的子彈,停在他眼前,在月光下看得清清楚楚。在洛淺淺喊到六的時候,薄嶼深被一隻手拽住,撲倒在座位上。他能感覺到子彈擦著耳際飛過,帶起一陣肅殺之氣。與此同時,司機死死地抓住方向盤,用儘全力,控製住車子,把車停在路邊。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